Suck it up.

想.散步(。)

くるくるくるくるり、回る世界に酔う……

kksk

太会了 我没的彻彻底底

歆颂今安:

画了@请朗读全文并死记硬背 老师《与虎谋皮》里的国王杉。颓丧还带点神经质的老杉真是太香了!(虽然画不出也说不出那种感觉但这并不妨碍我一边画画一边内心鹅叫)

与虎谋皮

*来自@机 某 有 蠢 的点文亲王帕/国王衫,斜线有意义,车只有五百字但姑且我放链接了(。

*因为是点文我好好的写标题了!!!(唐突兴奋

*虽然是亲王国王,但不是storyshift噢。不过也有借用一些设定,枕头王座什么的ww

*有想写小型电影那种感觉、好像失败了www

*依旧,后记在后记处。

*Ready?↓


  戏剧性的针锋相对聚下光束,将非广义的地底制高点打造成荒谬邪性的舞台,离完整闹剧只缺24小时不间断转播的镜头——只缺这点。他们可有收视率了,整个被席卷过的地底都等着这场放送,无论兄弟反目还是弑君杀兄...

摸鱼ww……

正在努力中的帕帕

跟宠物店里颜值第一但脾气暴躁导致没人要买的猫猫

“这孩子很可怜噢,小时候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在小区附近流浪,后来有人看见他跟着镇子里那只毛色很奇怪猫老大一起才活过冬天,结果刚来年开春猫老大被路过的车撞死了……”

“没多久他就也给自己捡到只狗宝宝,跑到哪儿都不放心一样要叼着。该怎么说好呢,子随父姓吧。”

“嗯?那只狗啊,后来据说被附近的孩子在身上淋了汽油,但好像因为他顺利跑掉了呢,现在在哪里的话,我也没见过了。”

“这孩子几个月之前被店长发现在垃圾堆里面——喏,就是柜台那边的那个高个子骷髅怪物,我家店长。这孩子当时连呼吸都没有了,也亏他还能救回来。因为这...

我死的不能再死活的不能再活我在死亡与boki之间反复横跳(???)

机 某 有 蠢:

@请朗读全文并死记硬背 我的妈我的妈我的妈我的妈我的妈我的妈我的妈我的妈我的妈我的妈我的妈我的妈我的妈我的妈我的妈我的妈我的妈擅自曲解设定我是傻批5555555555555555555有爽图要素但是最开始是为了画赠图请相信我对猫醒太太的忠心耿耿曲解设定我炸了其实我真的真的只是想画赠图不要打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百fo大感谢..!!

这种时候是不是要点文……?评论区或者来我置顶的匿名提问箱说就可以了,我会抽几个能力范围内的写写看!!

事先说明我实力飘忽不定还喜欢自己瞎加东西很可能最终出来的结果不是您想要的或者糟糕到爆假如出现这种情况可以匿名或者直接告诉我真心不用在意我会删的因为我自己看不出来好坏什么的所以直截了当的告诉我这样不妙反而更让我安心之类毕竟算是别人的委托跟我平常口嗨爽就完事儿了不一样哇啊啊啊………(。

时间也不确定我超容易鸽(……)

最好是原衫中心啦,AU方面请控制在UF跟US,其他小朋友我超ooc(。

cp向,车跟清水都随意,衫all衫之类。不过字数跟质量以及时间我真的不能保证…...

*关于为什么sans守在黄金殿堂的妄想短打。
*主要人物是毛茸茸好好国王,G爹跟衫。
*轻微G衫。
*sans小时候只在实验室里面过日子,不被允许也没有机会外出,毕竟只有1HP。他只接触过羊爸没接触过羊妈。
*私设“他们突然出现在雪镇”之前,是住在热域实验室的。
*如果出bug了很抱歉……写这篇的时候我甚至记不起黄金殿堂的下一个场景(。)只是口嗨爽文,考据党手下留情💦
*后记在评论。
*ready?↓


1.
  黄金殿堂,尽头处。
  “我不会念旧情,你想清楚了。”
  声音在空旷的黄金殿堂内回响。
  王啊,这位怪物们的王,穿...

呜呜呜呜呜呜呜我是去语言组织能力

机 某 有 蠢:

用草稿来挡一下


原文在这里 

麻烦去原文看下预警⚠⚠⚠⚠⚠⚠

@请朗读全文并死记硬背 擅自画了不好意思😭😭😭😭

但是真的很爽(?!暴露了性癖)

*福衫,自我理解。呃……无性福?阅读体验更像男孩子也说不定,我没决定啦。反正这篇不需要他脱裤子(?

*花吐症。

*我自己觉得我写了类似擦边球的肢体冲突,虽然没有脖子以下的不能描写部位,但依旧,擦边球(?

*应激反应,窒息描写。

*有虐到衫,这次我有从身体上虐到了!我也是甜文写手了(有端联想)

*老规矩,后记走评论。

*Ready?↓


  花吐症:地球产,最新的、蛮不讲理的炎上话题。

  不接吻就是死,顶着“生物清扫计划”的名号霸占头条,卑微舔狗们相继去世,进了火葬场都要用塞满鲜花的口吐出“不是他/她的错”,好一副人间地狱之景,...

Q:大佬!后期加工的爱情!宁有没有点想法!

我才发现开着提问箱www

Frisk完全可梦女代入各种草人设,sans大部分同人二设还会有点边缘型人格障碍,按理说攻略起来乐趣多多(?)但他俩真心难。

sans明显的是为“rester”困扰到没边……PE最后他那句“毫无意义”太过好味。

而Frisk,动动手指就能在他面前3D打印他的噩梦。

一个情感爆发是像被扔下的小孩一样说没用了再也见不到他们的人,不管给他多少保证多少爱,恐怕真正到墓碑跟前,才会相信Frisk说的不重置可能是真的吧。

一方死亡绝赞👍🏻

假如屠杀还重置的混乱邪恶福,两个人被各自的极端吸引从而病态的绑在一起我感觉有可能(?

不知道你有没有看过部电影,叫荒蛮故事,...

嘘——…。

  哈喽,我是猫醒。

  老师太太啥的duck不必,我打肿脸充不了这么大的胖子(……)

  可以喊我nana,Na2O那个钠。或者阿醒。

  鈤空间请随意,喜欢就好w

  头像跟移动端的背景是自设。

  短打选手。

  虽然不知道有没有人要,但姑且是开了匿名的提问箱w随便什么都可以问。

  在这里。 

  很会碎碎念,没进合集的都是胡说八道,二十四小时内删除,讨厌首页杂七杂八的不建议关注噢。...

关于sans人设的“黑点”跟“败笔”,以及他阅读过“游戏数据”的小脑洞。

我不知道有没有人提出过这个或者类似的观点……总之,这个是我动态大概往前翻两条,那个写了一半的文的延伸脑洞。

总之就是,我觉得吧……小白狗不是经常给sans安排一些跟玩家开玩笑的戏份嘛?

经常被sans黑粉用来当剑使,sans黑的文章里高频率出现的我个人感觉一个是“粉丝衫吹太烦”另外一个就是“搞的跟我很熟一样,油腻大叔我好烦”。

比如在火老板那边吃完饭转头就那你付钱了哈五千

拿望远镜在脸上留下痕迹这样很嚣张的跟你开玩笑,不满意人家给你全额退款嘛

这个还好,我个人认为比较过分的是雪镇初见面之后。

教你帕皮blue attack怎么躲的时候明确表示是“你站着不动就好了啦”,还啰...

  sans在半夜醒过来了。

  没别的什么。就是躺在沙发上缓缓睁开眼,脑子里一片清明。

  这不常见。

  他维持姿势没动,只有白色的眼审视四周。

  睡前开着的电视关了,遥控器从沙发扶手挪到了桌上。二楼门缝下没有光,Papyrus的房间里安静无比。

  他躺在沙发上,身上盖着条毯子。睡前是没有的,估计Papyrus试着叫醒他过,失败后给了他这条毯子。

  另外还有些东西估计不是Papyrus给的。

  例如他脑子里多出...

口嗨。爽啦!!

  关于重置太多次后,sans的记忆混乱。

  精神失常的那种。他记得所有线的事情,但不记得这些事的顺序,既视感强到就好像每一个都刚刚发生。

  类似HNB小茶杯的闪回跟失去时间,对着学生一通授课之后Dr.Bloom进来,看着只有他一个人的讲堂:“你在备课吗?”

  也有点像DW那个我忘记啥名字,但是看到他的脸挪开视线之后就失去那段时间记忆的怪。

  sans的视角来看,上一秒他还在雪镇的哨站,抬头看了会儿雪后再低头,眨眼就到了自己家客厅。

  他被吓了一跳,但对于...

辣椒番茄,车。

被屏两次真的体验巨差了啦。

我怕又被屏蔽了另外一个翻转图片的补档在评论。假如微云或者石墨挂了请d我!

下面贴预警。

不过也算是给了我个修文的机会(。)加了些我自认为挺有料的后记也改了下过渡添了点描写啊什么的,多出来将近三千字体验极佳,总之1.1版本了(?)

正文走评论,小孩子不要看噢。

这个花里胡哨的预警背景我很抱歉,dssq(……)
[图片]

  “嘿,嘿。行了,兄弟,这就是个不对头的派。好吗?没什么大不了的。”

  Papyrus完全没搞懂这一出是为了什么——他哥把自己关在许愿室里泡了整两天,就因为个派?!

  烘焙是神圣的,但于他哥绝对不是这么来的。

  出岔子了。

  “可他闻起来像是蜡烛。”

  sans重复着这句话,语速相比往常显得快而不稳。一些不相干的词用焦躁的速度在他舌尖嗫嚅,又很快被压不下的哭意替换掉。

  他自始至终都低着头,看起来沮丧到没边,仿佛这场事件里被...

摸鱼使人快乐.

短打无题.审判组

*一丢丢擦边球

*烟枪x原衫。两千字不到,算是小甜饼吧(憨批风小甜饼)

*情人节就要情侣吵架!!!!!(?

*老师衫的设定(其实没用到),二人是炮友且以前有过更多炮友设定(这个倒是有用到)。没头没尾,自行理解即可。

*Ready?↓


  他们靠的很近,能看清对方眼中自己的面孔,却谁都没有做声。

  吐息中尽是如火的炽热。

  sans想看眼空调是多少度,他没记错的话遥控器就在左手边的桌上。

  挺近的。

  但鉴于Papyrus此刻撑在他正上方——某些部位还紧紧相贴——...

画了点儿像素画✌🏻

有番茄跟芥末两个人的比心大失败:“为啥爷要跟你干这事儿??”“谁知道呢……”

还有些乱七八糟奇形怪状的骨头(?

还有蓝莓跟他的背后灵(??

有一张猫猫头我不知道有嘴还是没嘴好就都放了(……)

东U共荣

历史性🤝

  “为什么?为什么你不阻止我?”

  Frisk泣不成声,急促喘息像只栖息在喉咙里的黑色巨兽,见过无数黑白尘土飞扬,却染了满身猩红。

  人类总有很多问题,其中一大部分不可理喻,而这一大部分中的另一大部分基本不会得到回应——sans的回应。Frisk每次都偏执的把骷髅怪物逼到死角,在对方疼到死去活来时,用癫狂的演技为本就车祸现场的安息渠道再添上把火。

  被纠缠到恨不得割去舌头以便装聋作哑的怪物对待这件事的态度,比对待Papyrus叫他堆的雪人还要消极数倍。天知道为什么,那人类会如此热爱扮演辆垃圾车中的业界...

关于学校里的二三事

*首先是开头的屁话,略略略。

*sans是高一,papy跟烟枪都初二,不过red是初一来着www……我个人的萌点。

*整体走沙雕风格,但是涉及到了一丢丢校园暴力的描写。这里没有解决任何问题,是完全负面但我写很爽的垃圾,真的遇到这样情况的小朋友要好好寻求帮助!!

*ooc方面,因为都是在校生所以大家都会有活力些(真的吗),G爹是表面超酷内心闷骚吹爆两个儿子的反社会类型人外。两个儿子也被教的很好呢w

*ready?↓

  因为太烂好人所以在学校有过被欺凌历史的Papyrus——这种听起来就让人没有兴趣的题材,会在第一段出现是因为实际并没有讲到这方面。放心,小天使没有被生活打败,...

短打无题.

*首次经历King Papyrus结局的衫。躺宿舍胡扯出来的意识流,请尽情脑补。

*其余设定跟个人解答评论区,可以选择阅前看也能阅后看。有点儿长了不好意思做前提放上来(?

*Ready? ↓

  Sans站得远远的,左眼中还残余着正在消逝的荧蓝焰芒。Papyrus知道这个,他看过Sans用这招挡Undyne,那是挺久前的事儿了。

  好像太久了,又好像没那么久。他的时间观念最近一直挺奇怪的。

  “Sans?”Papyrus没在这个问题上花太多时间。他加快脚步走向正站在那里、看起来又一次因为懒而等待他的兄长。

 ...

短打无题,小甜饼.

  阿尔弗雷德和伊万同桌俩头一次被拎到办公室是因为打架。
  原因伊万当时好容易从羽绒服里捏出来根特大的绒毛,一路小心翼翼的用手捧着吹,结果迎面而来的阿尔弗雷德经过时嘴贱,一口气儿给他把毛吹楼底下去了。
  后来据围观学生描述,其间过程没有一句废话,俩学霸就地大打出手,而且下手非常狠毒,像是要为了根羽绒服毛把对方摁进地狱永世不得翻身。
  “清醒一下头脑两位先生,你们大学了。”
  教授痛苦呻吟了声,伸手揪着不比他矮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两个男孩儿耳朵,带着一路哀嚎把他们从办公室其他老师的欢声笑语内拽出来,...

关于几个Winchester能组台戏?

*一个小短打。没头没尾就想看几个吊的一批的Winchester被温妈治(我真不是地狱跟天堂派来的)有娱乐性质的ooc,请勿当真
*要真说剧情大概就是Cass跟双煞搞事情结果一个失误(其实双煞原因比较大)给送到其他世界线的事儿,爹娘咋接受那边要么Sam耍嘴皮子加狗狗眼要么cas直接传记忆反正我不准备写下篇别在意(喂)
*这里的爹是小爹没经历过黄眼,我私自认为小爹在那场火以前可能跟他爸差不多啥的()
*标签我真不知道咋办(。)
*Ready?

  他儿子吼他。
  John站在客厅委屈的一批,但无奈理亏外加这是儿子,他只能低着脑袋任Sam奚落。
  Dean盘腿坐在沙发上,他觉...

抗命

*Cass视角第一人称
*不知道为啥之前那个被封上了..委屈(。)
*有影射Cass被从Jimmy哪里拎走是给天堂版脑部针灸就脑壳疼那段(?)
*不知道为啥我这个骨科党第一篇spn同人是destiel..虽说也有提到他弟两句()
*CDC无差可能读起来比较像CD也说不定
*422延伸,有剧情捏造,私自设定Cass每次被复活都会跟他爹有一段清肠戏(?)躺会儿爬起来之后又给消除聊天记录那种

我始终不能读懂那些由光交织组成的版图。尽管上帝明确指出这是灵魂,也给了我们了解、引领他们的机会与责任,可我仍旧如此愚昧,在数不清的时日里从未真正接近过其中任何一个,从未真正看过注视中任何一双培育火花的双眸。直...

© 请朗读全文并死记硬背 | Powered by LOFTER